上市20年搜狐还是搜狐

  2000年7月12日,搜狐在纳斯达克上市,也为三大门户(新浪、网易和搜狐)在当年上市进程画上了一个句点。而在之后的20年内,互联网行业历经了数次激荡与巨变,每家都几经波折,然后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。

  面对互联网浪潮的变幻,门户时代远去,但搜狐似乎也从没有落下。如今在盈利信号的释放之下,老玩家反而等来了它的拐点。

  3月9日,搜狐公布2019年四季度财报,营收4.90亿美元,同比增长5%,剔除与公司核心业务无关的投资减值影响后,公司非通用准则下归属于股东持续经营净利润为700万美元,结束了连续16个季度的亏损。

  紧接着,5月18日,搜狐公司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:2020年Q1总收入为4.36亿美元,较2019年同期增长6%。预期中,Q2会实现盈利,同时运营层面利润在1000万美元以内,集团总收入在4.10亿美元至4.45亿美元之间。其中,搜狐二季度品牌广告收入恢复速度明显增快,预计有25%~45%的增长。

  白纸黑字的财报数据,终于为搜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总是挂在嘴边的“即将盈利”做出了印证。这对搜狐来说“非常关键”,因为从亏损到盈利,搜狐终于转危为安,回到岸上。

  经历了半个互联网时代中的搜狐,和不断涌现的互联网主角相比,面对互联网浪潮变幻曾经的反应是有些佛系。

  从1998年,搜狐以搜索网站的身份进入互联网,随之产生了新闻和一系列内容频道,并以此成为门户时代的重要玩家。此后随着互联网的玩法更迭,搜狐和其他玩家一样被裹挟着不断进行多元化尝试。

  2002年,搜狐开始做游戏(畅游),并于七年后分拆上市。2004年,自诞生就具备搜索属性的搜狐开始进入搜索引擎市场,先后推出被称为“搜狗三件套”的搜狗搜索、搜狗输入法、搜狗浏览器;2006年,从搜狐宽频衍化而来的搜狐播客被推出,三年后又转型为长视频网站搜狐视频。2010年,搜狐再次发力搜索业务。

  门户中的搜索及相关业务依然是搜狐的主营业务,不过,这并不是其盈利来源。根据财报数据,2019年全年达到10.73亿美元的搜索及相关广告收入,仍然是搜狐的重要收入来源,占总收入比例的57.8%,但真正使得搜狐的整体营收持平的却是高毛利业务,游戏。

  2019年,搜狐的游戏收入2019年为4.41亿美元,相比2018年的3.90亿美元,同比增长13.1%,其2019年整体毛利得到提升和经营费用率也大幅降低。主营业务成为搜狐引流和获取用户信任的根本,而为了盈利业务,不排除其为保用户增长而主动亏损的可能性。

  如今,财务方面的变化、盈利的信号,都给了搜狐一个重回公众视野的“话题溢价”。但这并不够,增长之下,搜狐或许还想要迎来一个拐点。

  近年,搜狐视频将船舵从网络视频转向了自制剧,以求在短视频赛道上的差异化打法。后来的发展已经众所周知,除了生产出如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《拜见宫主大人2》等话题性极强的网络自制剧之外,搜狐也做出了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第二季、《神奇图书馆在哪里》等质量和口碑都不错的走心综艺,这都已经成为其在内容方面蛰伏、转型的结果。

  可以说,“内容”依然是搜狐的业务核心。张朝阳曾说,搜狐持续举办高质量的活动,产生并分发优质内容,就是为了增强搜狐在媒体品牌中的核心竞争力和影响力。这也是为什么搜狐近期的财报中,流动现金能够完全覆盖负债,这意味着未来搜狐在新业务的投资上可以有想象空间。

  2014年,张朝阳就对媒体表示资本市场其实“不太理解”搜狐,比如搜狐视频业务的发展潜力、游戏业务的平台发展等。

  搜狐的市值也一度落后于另外两大门户,不过,随着降本增效的执行初现成效,盈利故事开启,张朝阳的新资本故事也又开始讲了。

  曾经也被低估了市值的还有畅游。关于畅游的最新消息是,美东时间4月17日,搜狐完成对其旗下游戏业务的控股子公司“畅游”的私有化,畅游成为搜狐全资控股子公司,即将从美股退市,畅游的故事将被合并进搜狐里。

  据畅游2019年年财报显示,畅游2019年营收为4.55亿美元(约32亿元人民币),较去年同期增长9%;美国通过会计准则下,归于畅游2019年净利润为1.78亿美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38%,与此同时,其营收和净利润仍在双双增长。

  或许是因为网游模式还不被美股市场认可,畅游的市值仅有5.7亿美金。如今再加上中概股回归潮的大环境驱使,畅游的回归也成了必然。

  对张朝阳来说,畅游的私有化显然可以成为搜狐的“新故事”。被搜狐集团全资持有之后,各内容线业务的进一步协同也会提上日程。另外,要知道畅游在2019年Q4的毛利率达到了74%,它将和搜狗一起,为搜狐带来长久盈利的可能性。

  正如张朝阳所说,随着畅游完成私有化,畅游对集团的贡献变成百分之百,搜狐预计2020年第二季度会实现盈利,区间是0—1000万美元,搜狐正在走向未来实质性长久盈利的状态。“集团现金流有望为正,这就意味着以后每个季度银行账上的钱是往上涨而不是往下降,这样会安稳多了。”

  2020注定会成为搜狐的一个转折点,但是,不管是搜狐还是其他互联网玩家,不管是内容还是产品,所有的改变都有一个前提:适应这个时代。

  在这个关键节点上,除了游戏,搜狐押注的还有视频、社交、直播带货这些风口上的玩法。6月8日晚上,张朝阳在搜狐视频开启了个人直播带货首秀,短短一个多小时的直播,热度就达到了105万。直播中,张朝阳用着多年面对镜头的随性,带了一波自己想带的货。

  搜狐通过自己搜索引擎的根基和再次强调起来的媒体属性,围绕着信息流分发、搜索分发、社交分发来入局直播,看起来正是眼下较为合时宜的选择。而张朝阳带领搜狐的入局,似乎也成了搜狐弱冠之年的仪式。

  而其实,所谓的搜狐再次崛起的命题似乎已经不成立了,搜狐现在要做的,就是在自己的航道上不偏不倚的度过“反弹期”,稳妥地进入下一个阶段。在这个过程中,搜狐还是那个聚焦内容的老样子,但是它也不再只是那个样子。

上一篇:搜狐上市20年:乘风、逆水、过万重山
下一篇:上市20周年搜狐的新阵型与新可能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搜狐_百度百科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objexartspace.com

电玩捕鱼,电玩捕鱼平台,电玩捕鱼官网,电玩捕鱼网站,电玩捕鱼app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